俞风城

OOC界新生儿/

微博@知川督察/@披风吉他

<221B>電競張藝興/水味/俞风城/白新羽

【新年贺文】Boy Friend

吴亦凡手里的烟已经烧到了烟蒂,他才回过神来,身旁坐着的高泽宇侧身去看他,抄起桌上的瓶装啤酒灌下肚。

“怎么了亦凡?还为转学的事烦呢?”高泽宇已经喝了不少,他把脸凑到吴亦凡跟前,惹得吴亦凡皱紧了眉,“你咋不说话呢?怎么?舍不得我们这帮兄弟呢?”

魏灿和董立学两人解决了一打啤酒,一人抓一支话筒在前头耍酒疯。

吴亦凡把头往后缩了缩,怕高泽宇一个没忍住那呕吐物全往他脸上招呼了,“你脸离我远一点。”

高泽宇张了张嘴,什么都还没说,倒带出来了一个酒嗝。

吴亦凡啧了一声,把他推到另一边正和女朋友聊天的程曜身上,起身理了理被高泽宇压的皱巴巴的衬衫下摆,“有事,先走了。”

程曜点了点头,把手机收了起来,去捞因为反作用倒在沙发上的高泽宇,只说了句注意安全。

吴亦凡拿起了放在一旁的大衣,开门离开了包厢。外头冷的厉害,吴亦凡套好大衣才下了楼。

往大门口走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正站在门口。

“张艺兴?”

那人寻声回了头,露了个微笑,“亦凡哥,好巧。”

“你站在这干嘛呢?”冷风呼呼地往吴亦凡衣领里灌,他紧了紧大衣,从口袋里拿出了手机,上面正显示着 23:48 2月15日。

“啊……?我……我等同学结账呢。”张艺兴显然是在外面站了好一会了,他反复的搓着手,放在嘴巴哈了哈气,又贴在脖子上取暖。

“要多久?等下一起走吧。” 张艺兴点了点头,又回到了大厅里。 等到张艺兴出来,已经是23:51了。

吴亦凡裹着大衣,道:“走吧。”

两个人家住的很近,又是在一个学校上学,平时也一块走,但不知道为什么,今天晚上的气氛格外的尴尬。

“没在家吃年夜饭吗?”吴亦凡最终先开了口。

“吃了才出门的,你呢?”

“我?爸妈都不在家,就出来了。”吴亦凡时不时偷瞄张艺兴一眼,张艺兴的小动作很可爱,说话的时候会不自觉的舔一下嘴唇,吴亦凡看的有点入迷,被突然响起来的自己的手机铃声吓了一跳。

吴亦凡把手机拿了出来,尴尬地笑了笑,“等我一下。”

张艺兴停下了脚步,看着他在手机屏幕上点来点去,忽的一下自己的手机又响了起来。

他觉得奇怪,点开一看才发现是吴亦凡给他转账了520块钱。

“哎哟喂,亦凡哥,你干什么呢?”张艺兴抬头对上了他的目光,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他抓住了手臂搂紧了怀里。

“张艺兴,新年快乐,新的一年我想做你男朋友。”

【新年贺文】 杂树生花

  翻开日记是前几天一个闲暇的午后,自己本身就是个爱写日记的人,觉得每天发生的事都值得被记录。

那些日记被堆在角落里积灰,大抵是好些年没有碰过了,无意间翻到了刚上高中那会写的东西,倒让我想起了李相赫和谭小飞。

说起来,这事隔了蛮久了,要我说,我大概说不清那么多了。

 

他俩的事,闹得我几夜睡不着觉,想说一个完整的故事对我这种记性不太好的人来说,实在有点难度。

他俩都是我的高中同学,一个是小明星,一个是高官子弟。

李相赫,我对他没什么印象,光觉得他长得好看,也没怎么说过话,再加上他长期不在学校里,碰面的次数是在少的可怜。谭小飞这人,我倒是有点说不清,他的绝大部分消息我都是听来的,他喜欢赛车,每周末准时出现在城三环的赛车场,只不过他没到年龄,还开不上车,二是他喜欢抽烟,那时候的观念里,翘个课就能说成是个坏学生,更别说抽烟喝酒了。三是他喜欢李相赫。

第三条,我也不知道真假,我觉得这是大多数人的臆测,但是他俩关系真的不一般,这我倒是看得出来,李相赫在的时候谭小飞从来不闹事,那会好些同学都说谭小飞就是被李相赫克着的命。

当然那时候李相赫不在学校的时候多了去了,他要一周能来一次就算不错了,班上有些女生喜欢他,一是他长得好看又出名,二是他跟谭小飞关系好。谭小飞在我们年级那是数一数二的帅哥,倒追他的能排好长一条,但是我从来没听说过他跟哪个女生谈过恋爱。

高中那会我不太擅长交际,除了几个要好的朋友,其他人倒很少交流,有时候他们闲谈,我就凑进去听听,但很少发表自己的看法,她们经常谈起李相赫的近状和谭小飞的情况,李相赫虽然年龄不大,但是他的确很火,在电视上还能看到他出演的电视剧,有时也能在国内的某知名综艺上看到他,这导致我在电视上看到他的次数比在现实生活中要多。

从高一下半个学年开始,她们就开始谈论谭小飞和李相赫的关系了。记得有个女生说,她有一次听到谭小飞喊李相赫叫的是相赫,但是她从没听谭小飞这么亲密的喊过别人的名字。不过这件事,大家也都只是说他们俩关系好。

谭小飞大我们一岁,大家说他是为了陪李相赫才留了级,我倒没有什么感想。

还有个女生说她爸是赛车手,有一次她去城三环那个赛车场看她爸的时候,碰到了李相赫和谭小飞。

那会听到这些东西,我真没当回事,毕竟两个大男生的,勾肩搭背也不足为奇。

后来高二分科,我还是留在了理科班,李相赫和谭小飞一起去了文科班,自那之后,我便听不到他们的消息了,直到高三毕业,才又有人谈起他们。他们说李相赫考上了北影,谭小飞出了国,消息自那以后,都中断了。

 

最近听到他们的消息,还是在毕业十周年的聚会上,我还是老样子,没什么话说,他们说李相赫现在在娱乐圈混的风生水起,哪哪都有他的粉丝,这个我知道,就算我不看电视,一天到晚忙的要死,也能在身边人的口里听到他的名字。我还听了他们说谭小飞有个修车行,里头放着的,那都是自己的宝贝车,平日里老往城三环那个赛车场跑,五环以外那群玩赛车的亡命之徒里也少不了他。说到底还是随了他高中那会的意。

也不知道李相赫现在还有没有跟谭小飞联系,谭小飞是四年前回的国,要我猜,他俩联系估计也不多了。

今天下班回家在路边看到李相赫的海报,他好像没怎么变,只是棱角更加分明了些,人更显成熟了。不知怎么回事,或许是高中那会谈的那些话题,我现在一看到李相赫的名字就会下意识地接上谭小飞三个字。

那顿聚餐饭吃到最后,才有人说起最近看到谭小飞和李相赫,好吧,实话说我倒挺希望他俩能有点什么,不过这么多年了,都没什么人说过他俩的事。

吃完晚饭之后我回了家,坐在沙发上休息的时候顺便看了会微信消息,他们在群里聊了不少,我看了看,话题没离开李相赫,里头有个喜欢李相赫好些年的女生,她在群里聊的最起劲。下面就暂且称她为L。L知道不少关于李相赫的事情。

李相赫家里很有钱,李相赫有个待他不错的爷爷,李相赫不喜欢和娱乐圈里的人打交道,唯一能称的上是李相赫朋友的,只有谭小飞。这些都是L说的,当然我也不知道她是从哪里得来的消息,也不敢妄自猜测她的手段,只希望她不是那些粉丝口里说的私生饭。

实话说,我已经很久没看到她在群里发过消息了,可能只是我太长一段时间没有闲下来看手机了。

L说李相赫最近一直跑通告,谭小飞也跟着他全国各地飞。其实我有点好奇,但又没好硬着头皮问,索性就此放弃了。

高中时期我还有一个关系很不错的朋友,姑且叫她C吧。

C的性格很外向,人在交际方面也很在行,她也喜欢拉着我说一些关于李相赫的事情,不过她说的那些,L从来没说过,有时候我也只能半信半疑。她告诉我,谭小飞有辆最宝贝的恩佐送给李相赫了,还跟我说,谭小飞因为李相赫不喜欢,跟女朋友分了手。

这样的消息听上去的确劲爆,但我一直觉得可信度不高。起初我问她这些事情从哪得知的,她只是故作神秘的摇头。

前些天她才告诉我,她的朋友认识谭小飞,多多少少听说了些李相赫的事情,就都告诉她了,我也只当作了解情况,便不去关心这样的事。

有的时候我恨自己一直默默无闻,不然现在谭小飞和李相赫的事情,我就能自己去探个清楚。有点时候我也嫌自己没什么文采,想把这些事情写的精彩些,却找不到那些华丽辞藻。

同班的还有个在报社工作的同学,她经常跟我聊起李相赫的绯闻,她说李相赫总是被拍到和一男子同行,但每次被拍到,就会立马有人封锁消息,我私下猜那个人是谭小飞,但又介于那个同学是高三才转来的,并不了解这档子事,我也就一直没提起过。

或许我还算幸运,能从身边人里得知这么多关于他俩的消息,有时候我希望他俩成为恋人,毕竟这些年头,我所知道的消息里,谭小飞对李相赫最好,李相赫也只习惯谭小飞对他好。

从翻了日记那天起,算起来,我几乎每天都在失眠,对他们的故事,我打心底想了解透彻,我也总是想着他俩的未来,我知道现在总是那么不尽人意,但也没有关系,他俩像活在我梦里的人,幸福地生活,但他俩同时又是现实真实存在的人,是兄弟。

十二点多的时候,C一通电话打了过来,她让我赶紧上微博,我匆忙的打开,被热搜吓了一跳。

 

李相赫  神秘男子  恋情曝光

 

我有些紧张,点开热搜的手也止不住地颤抖。

 

里面有模糊的几张照片,但他告诉我,这就是谭小飞。

 

让我几夜合不上眼的事情终于像是巨石落地,我的心也渐渐平静,我闭上眼,露出了一个自认为很不错的微笑。

 

再次睁开眼,就变成了另一番景象,四周白花花的,还充斥着一股医院独有的消毒水味。我活动了一下手指,本站在床尾的人大概是感觉到响动了,朝床头走来。

“谭小飞,恢复的怎么样?”眼前的人身着白大褂,手里拿着病历板,头也没抬。

“李医生,我做了个梦,梦里你是个明星,我成了你男朋友。”我半眯着眼看着他,期待他的下一步动作。

那人似乎愣了一下,把病历板搁在一边,扯了条凳子坐在了床边。他看着我,露了个笑,脸上还挂着好看的酒窝,“所以呢,在梦里你的腿伤好了吗?”

“腿没坏,还能陪你跑通告。”

“在梦里你还玩赛车吗?”

“玩啊,怎么了?”

“真希望你能快点好起来啊,”他叹了口气,“这样就能载我去兜兜风了。”

我奇怪地看着他,读不懂他话里的意思:“李医生,你这话里还有别的意思啊。”

“没别的意思,就是希望你快点康复,还有就是,”他俯过身子来凑到了我的面前,“希望我俩的关系能走到你梦里那一步。”

 

预祝新年快乐 2018年生活美满

关于凡兴


要开学了。

嘛,因为开学没时间,所以现在来写写凡兴。

从13年到现在 喜欢凡兴已经快4年了,中间断断续续的,想退圈的时候总是想起这么个初心,其实能看着他们成长,的确是很欣慰的一件事。

不管凡兴现在如何,以后如何,我都不会说这是一对自带BE的couple。

不管是最近才喜欢这对couple,还是以前就喜欢这对couple的都应该了解,这两位最近发糖发的很多。

我第一次有过退圈的想法,那是老吴刚退队那会,我躲在被子里哭了好久,当时想凡兴这对couple我可能以后都不会再喜欢了。

后来坚定这一想法是因为老张上快乐大本营的时候落泪,我很心疼老张。

当时我偷偷取关了贴吧,弃掉了账号,决定以后都不会再饭凡兴。

但其实都后来,我冷静下来想想,如果凡兴没有zqsg,老张为什么会哭。

那段时间我很纠结,因为身边很多人都觉得凡兴不real。

每天都很难过,也总是希望着两个人能早点见面。

后来我找回了当年用的贴吧账号重新关注了EXO繁星吧,潜着水看一些文,从来不回复。

接着是中考,这是我第二次有退圈的想法。

初三期间我已经算是半退圈的状态了,想着要中考的事情,生怕自己考不上,一直很彷徨。

第三次。

嗯没有第三次。

上了高中之后,刚开始我还是处在半退状态,后来偶然回到了贴吧看了一篇文,才彻底坐实凡兴的坑底。

我习惯往前看,也习惯回头望。
希望能做璀璨星河里最亮的那颗繁星。

红的couple有很多,但我只喜欢凡兴。

愿沉淀在冗长岁月里所有的爱都能为凡兴加冕。